西德,也可以叫阿朽。

#雷瑞雷,雷安雷,瑞安,瑞嘉#
#风药#

瞎写,瞎读书。

【瑞安】暴雨将至④

*师生设定。安迷修老师x格瑞同学

*3p避雷,瑞→安←雷

*这篇是刀,结局HE

*校园pa并非主线

*其他人物:

雷狮:大学老师。

凯莉、紫堂幻、金:国外的酒吧老板,曾是格瑞的同学。

*每个小标题都是一首歌


前面链接:①②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Play with fire

当聚光灯扫过格瑞和安迷修的后背,音乐切换至《The other》,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再次沉默,仿佛潜入充满水压的幽暗水底,连喧哗声都变得沉闷,模糊不清,而那歌词却说着他们的心事。

“Who wrote...

占tag致歉。

《pansy》《GUNS AND ROSES》《都是天使惹的祸》出售。

【瑞安】暴雨将至③

*师生设定。安迷修老师x格瑞同学

*这篇算糖,结局HE

*校园pa并非主线

*其他人物:

凯莉、紫堂幻、金:国外的酒吧老板,曾是格瑞的同学。

*每个小标题都是一首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面①②点这里


-Runaway

“暴雨将至的味道,是爱情受挫的气息。”这是格瑞第几次合上《暴雨将至》,他已经不记得了,只是此时此刻他从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每天四点如期而至的阵雨除去了白日的燥热,当霓虹灯亮得发烫时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紫堂幻在吧台放起《Runaway》,安迷修刚好推开沉重的推拉门,店内人并不多,黑色调在昏黄灯光下显得慵...

【瑞安】暴雨将至①②

题目致敬退圈多年的阿彼老师——彼有方生!

*师生设定。安迷修老师x格瑞同学

*3p避雷,瑞→安←雷

*有刀,但HE

*校园pa并非主线

*其他人物:

雷狮:大学老师。

凯莉、紫堂幻、金:国外的酒吧老板,曾是格瑞的同学。

艾比、埃米:学生会会长副会长。

卡米尔:雷狮所带班的班长。

 *每个小标题都是一首歌[。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当安迷修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,看着人来人往,一窍不通的外文,难以寻找的道路,绝望在迟钝当中渐渐显现。这种孤独不是得知末日时,一个人站在荒凉的大地上,仰望大得吓人的月亮时的孤独,...

【风药】追风的人

 *三十题:3、花香和体香。4、候鸟的迁徙。

*半成品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风里蕴含的,是他独有的气息。

从这缕风第一次光顾森林一角时,药草饼干便嗅出了他的味道,独特并深刻。他似乎会用香气说话,彩虹出现时,药草能嗅到泥土的气息,出暖花开时,尽是甜美的味道。

直到药草嗅到郁金香的气息,幽香夹杂在暴雨将至的空气之中。乌云将最后一丝阳光吞噬,从那以后,空气中的味道再也没有回来过。那是暴雨将至的味道。

当帘卷西风时,候鸟飞过药草的庄园。明明我们从未谋面,明明我们从未相识,我却迫不及待地想要遇见“相见恨晚”的场景。

药草将花盆放在...

《无冠王》repo

*是接近三千多字的瞎逼逼,含剧透慎入。
*个人对印象深刻的地方做了自我感叹和分析,有误解的地方请及时指出!!
*都快要写成论文了,只是想记录一下,在多少时光过去之后再回来看看,一定又是另一种感受。毕竟真的是非常棒的作品!!
*Bgm的话,感觉《Jóhannsson: Flight From The City》挺适合某些桥段。
*感谢酿克。不要脸地艾特一下作者...  @燃烧原野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...

p张图,放出来证明我还活着。
要放假了,也谈恋爱了,准备写文吧[嗯?]
复健!!!!!

我想写文x

很久都没有写出完整的文字,在我看来是件非常羞耻的事。在很长的时间里反复积累琢磨,应该怎样去形容一个景物,一种心情,一个眼神。备忘录里记录了很多桥段,妄想着如何将它们编织成篇,祈盼能够以某个场景打动人心,然后越来越觉得艰难。
在脑海里敲好了设定,打开word与音乐播放器,空气将我的双手控制,迟迟打不出一个字符。或是删了又输入,输入又删除,几段编成后反复回味。还是不行。然后前功尽弃。
无法静下心来完整看一本书,总会有憋不出的推文,深奥的论文,或是猜到了结局,就不想再看下去。
回味着勃朗特式的气氛,听朋友说关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脑洞,怀念过去跳跃的思维,然后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去叙写一段故事。
或许是要求太高,...

【雷瑞】星星和吻

想写甜甜的段子。是校园pa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春天的阳光意外暖和,透过时间的痕迹,可以把两个人拉得亲密惬意。
午后雷狮趴在课桌上打盹,他嫌光线太亮,格瑞沉默地把头巾摘下来,套在雷狮头上蒙住眼睛。
雷狮拉下头巾亲吻着黑色布料。
格瑞不解。
雷狮眨眨眼睛:“不可以吗?”
格瑞注视着他的眼睛,没有说话,眼神飘忽着像是在犹豫,接着他撑着桌子起身,去亲吻雷狮的头巾。那颗棱角分明的星星。
雷狮说:“摘下星星给你。”
格瑞扑哧笑了,雷狮惊奇他难得露出这样的笑意。
“傻乐什么呢?”
“那话,听起来不错。”格瑞坐回原位,手肘撑着桌面支起脑袋,卸下往日的冷漠温柔地看着雷狮。
这样的眼神他最受不了了。...

碎碎念。关于《芳华》。

“每个人的心都揉碎了,又踏上一万只脚。”
小号不过平平地在口中吹响,脚尖不过柔柔地在地上停留。
我没有那个年代的记忆,没有那个岁月的蹉跎。不懂雨点在水洼上溅开的亲昵,不懂风雪割破脸颊的释然。却感觉盛送了2018一半的眼泪,湿了整只袖口。
屏幕最后一个数字是1995,我还是没有出生。
她从千疮百孔的生活里逃出来,送进破出一丝阳光的黑屋里,那双单纯与渴望的眼睛,收到的还是嘲讽与推卸,还是自私与年轻。
于是眼神变得冰冷,从刘峰离开的时候,大概心都埋进了寒土。面对你们是雪天,还不如去面对血肉模糊的温暖,大概她是那么想的,所以才那样弯眸一笑的。
是怎样的心理扭曲让林丁丁将刘峰推向乌合之众的深渊...

1 / 13

© 永泽南柯_ | Powered by LOFTER